首页 技术支持 产品中心
是谁拒绝网签?现有证据下的证据规则运用
发布日期:2022-08-17 21:29    点击次数:104

郑重声明:严禁抄袭、违者必究!

引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即正确认定案件事实和适用法律。根据三段论,法律是大前提,案件事实是小前提,裁判结果是结论。在现有的证据下,案件事实这个小前提是确定了。但是,法律这个大前提却没有定。因为,适用哪条法律往往是有争议的。通过对法律和案件事实的解释,使得案件事实这个小前提能够找到一个能匹配得上的大前提,就能争取一个对自己有利的结论(裁判结果)。但是,对于证据规则的适用则是为了认定案件事实(认定小前提)。此时,证据规则不能看做是“大前提”,而只是认定“小前提”的工具。

 

在房屋买卖中的诉讼过程中,房屋买卖双方往往会相互指责对方没有配合去网签。这种争论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这涉及到是哪一方违约的问题。但是,这种争论往往是在现有证据不是太充分——即任何一方都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对方拒绝网签。这个时候,简单的“谁主张、谁举证”就远远不能解决问题了,证据规则的更深入运用就显得尤为重要。高度盖然性的民事诉讼证明标准决定了在证据不是很充分的情形下,给自己争取1%的说服力都显得尤为重要。

 

《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民诉法解释》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这是“谁主张、谁举证”的法律规定,这是关于证据规则和举证责任的最基础性的规定。但是,在提出诉讼请求的一方(原告或反诉原告)拿出来一些证据的前提下,法院就要认定其是否达到了高度盖然性,是否完成了举证责任。或者法院对于原告和被告的举证,要权衡哪个更可信,哪个更具有盖然性。在这个时候,简单的“谁主张、谁举证”就不足以满足法院认定案件事实的需要了。

   

《民诉法解释》第九十三条:“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须举证证明:(一)自然规律以及定理、定律;(二)众所周知的事实;(三)根据法律规定推定的事实;  (四)根据已知的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推定出的另一事实;(五)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六)已为仲裁机构生效裁决所确认的事实;(七)已为有效公证文书所证明的事实。前款第二项至第四项规定的事实,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反驳的除外;第五项至第七项规定的事实,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下列事实,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一)众所周知的事实;(二)自然规律及定理;(三)根据法律规定或者已知事实和日常生活经验法则,能推定出的另一事实;(四)已为人民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所确认的事实;(五)已为仲裁机构的生效裁决所确认的事实;(六)已为有效公证文书所证明的事实。前款(一)、(三)、(四)、(五)、(六)项,当事人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的除外。”上述两条法律规定,就给了法官以自由心证的权力,即法官可以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法则认定某一方的举证以及相应的证明对象是否成立进行判断(这其实也是一个对法律进行解释的过程)。在此前提下,即可认定哪一方的证据具有更高的盖然性。

 

    对于是谁拒绝网签这个问题,在没有充分证据的前提下,就要根据证据规则进行判断哪一方的证据具有更高的可信度和盖然性。在此前提下对案件事实进行认定。

 

 

 

 

附:陈某诉李某某等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

 

案情简介:李某某原系本市某区某路某弄26号房屋(以下简称涉案房屋)的权利人。 2010年5月31日,李某某与案外人谭钰仪(系李某某妻子)经公证委托潘某就涉案房屋办理一切出售手续,委托权限及期限如下:1、办理现有银行按揭贷款的提前结清手续。包括归还贷款、领取贷款结清资料、他项权利证书、办理抵押注销登记、退保等手续。2、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办理合同公证、收取房屋转让款、办理产权交易过户、物业交接、水、电、燃气过户手续,并按规定缴纳相关税费。3、协助上述房屋的购买方办理申请银行按揭贷款的一切手续。另约定本委托书自签署之日起至上述委托事项全部办结止。 后潘某至案外人上海甲房地产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甲公司)处就涉案房屋进行挂牌出售,并向甲公司提交房地产权证原件及公证委托书等材料。 2012年9月2日,经甲公司居间,陈某在载有其为买受人(签约乙方)、卖售人为李某某(签约甲方)的《房地产买卖协议》上签字,协议约定乙方对经验看的房地产已充分了解清楚,为表示对甲公司提供的房地产之购买诚意,通过甲公司向甲方支付意向金人民币(下同)200,000元。待甲方签收后该笔意向金即转为定金。涉案房屋的成交总价款为9,700,000元整。首期房价款,在甲、乙双方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后当日内,乙方应直接支付甲方部分房价款计2,800,000元整。该笔款项及乙方所支付的定金总额构成乙方支付给甲方的首期房价款计3,000,000元。第二期房价款,乙方通过银行贷款支付甲方6,500,000元整。尾款,乙方支付甲方200,000元。甲方收到上述各期购房款后7个工作日内,甲方向乙方办理交房手续。甲、乙双方签署本协议后买卖关系即成立,为办理产权过户登记手续之需,双方同意在本协议签署生效后且于2012年9月30日前(含当日)共赴甲公司签署该房地产的买卖合同(网签版)。甲、乙双方任何一方未能履行本协议,或因其原因导致房地产买卖未能最终完成的,603366均应向守约方承担违约金,违约金的具体数额等同于本协议约定的定金总额。违约方如系甲方,则应向乙方承担违约金并全额返还已收取的款项。违约方如系乙方,则甲方可从乙方已付款项中扣除违约金,余款返还给乙方;若无余款的,则甲方可不予返还乙方已付款项;若乙方已付款不足违约金数额的,其应将不足部分补足甲方。同日,陈某在载有其为买受方(乙方)、李某某为出卖方(甲方)及作为居间方为甲公司(丙方)的《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上签字,协议约定:乙方通过丙方向甲方支付意向金200,000元,待甲方签收后该意向金转为定金。丙方应在收到意向金7个工作日内转付该意向金。在甲、乙双方签订《房地产买卖协议》等证明买卖关系已经成立的合同后,由乙方向丙方支付佣金。甲乙双方应向丙方提供真实、有效的联系地址作为本次交易中三方任何书面通知的送达地址。若因受送达方拒收或因联系地址错误无法送达,均按付邮日(以邮局邮戳为准)视作通知方已完成书面通知义务。若任何一方变更联系地址,应以书面形式及时通知相对方。签约当日,陈某将200,000元交予甲公司。 2012年9月4日,李某某的委托代理人潘某在上述两份协议上签字,并于同日出具了定金收据,在定金收据右下方书写了其本人的身份证号码及手机号码。但此后,潘某的手机号码被涂黑。原审另查明,2012年9月27日,陈某以9,500,000元的价格向案外人孙某买受了上海市某区某路某弄25号房屋(以下简称25号房屋),双方为此签订了合同编号为1487798的《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2013年1月19日,陈某缴纳了与案外人孙某之间所购房屋的相关契税。2013年1月31日,上海市闵行区房地产交易中心受理了25号房屋的产权变更申请,并于2013年2月6日将该房产登记至陈某名下。 原审又查明,2013年4月1日,李某某以8,940,000元的价格向案外人顾清梅转让了涉案房屋。 原审还查明,2012年9月17日,陈某、案外人潘甲、潘乙与案外人张某、樊某某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合同编号:1489841),以3,技术支持080,000元房价出售登记在潘甲、陈某、潘乙名下的上海市某区某路某弄97号702室房屋。2012年9月20日,陈某、案外人潘甲与案外人刘浩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合同编号:1495266),以1,750,000元房价出售登记在潘甲、陈某名下的坐落于上海市某区某路某弄43号802室房屋。 原审审理中,陈某请求判令李某某、潘某返还其定金200,000元。

 

 

裁判原文节选:

一审【案号: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2013)闵民五(民)初字第2236号】陈某所作的陈述存在以下疑点:一、陈某在几次庭审、谈话,甚至在同一次庭审中,对2012年9月30日双方未完成涉案房屋网签合同的过程及原因表述均不一致,有违诚信。二、虽然根据现行相关政策,陈某以家庭名义确实可以购买两套房屋,但若同时购买上海市某区某路某弄25号、26号两套房屋,其需支付房款总额高达20,000,000元左右。根据目前的证据显示,陈某拥有资金约5,000,000元。陈某购买25号房屋时的总价为9,500,000元,商业贷款高达6,314,000元。若陈某再要购买涉案房屋,其首付款需要近6,000,000元的资金,同时还要再向银行贷款约3,000,000元。鉴此,陈某所作的其有履行两份房屋买卖合同能力的陈述,有违常理,难以采信。综上,原审认为,潘某对2012年9月30日双方未完成涉案房屋网签合同的过程及原因的陈述,能与本案的其他证据材料相互印证,原审法院对此予以采纳。原审另认为,李某某以委托公证的方式委托潘某代理出售涉讼房屋并确认潘某有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办理合同公证、收取房屋转让款、办理产权交易过户、物业交接、水、电、燃气过户手续,并按规定缴纳相关税费的权利。虽然公证委托书中没有提及潘某有权收取定金,但作为房屋交易实际操作中的必经程序,在潘某经李某某授权签订房地产买卖合同并收取房屋转让款的前提下,潘某当然有权收取定金。陈某认为因委托书上没有授权潘某收取定金的权利即认为潘某无权代理的辩称意见,不予认可。故潘某代李某某与陈某于2012年9月2日签订的《房地产买卖协议》和《房地产买卖居间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具有法律效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八十九条的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向对方给付定金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履行债务后,定金应当抵作价款或者收回。给付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约定的债务的,无权要求返还定金;收受定金的一方不履行约定的债务的,应当双倍返还定金。在陈某履行与李某某之间的合同过程中,无论是其称无法找到作为代理人的潘某、无法核实房屋产权信息的真实性,还是其在无充分资金证明情况下坚持称其可以同时购买涉案房屋以及25号房屋,抑或是称潘某在约定的网签当日没有到场,均无法掩盖陈某在2012年9月27日与案外人孙某另网签合同后便未再与李某某继续签订系争房屋买卖合同的客观事实。依据上述法律规定,给付定金方不履行合同义务的,无权要求返还定金。故陈某之诉请无事实与法律之依据,不予支持。原审法院审理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六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款、第九十七条、第一百一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八十九条之规定,于二○一四年六月二十日作出判决:驳回陈某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300元,由陈某负担。

 

 

二审【案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沪一中民二(民)终字第1945号】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还在于双方未能完成涉案房屋网签合同的责任应如何认定?有鉴于双方当事人对于2012年9月30日未能签署涉案房屋网签合同的过程及原因各执一词,且因相关经办人员未能出庭作证导致无法直接核实双方陈述的真实性,故对双方陈述之合理性的认定即为本案处理的关键。陈某主张双方未能完成网签合同系由于出售方一直拒绝与其会面,2012年9月30日潘某也未按约前往中介处签署合同,但对于出售方为何拒绝与其商谈签订合同事宜,陈某一直没能给出一个合理、充分的理由,陈某虽主张潘某在相关协议签订后向其索要200,000元好处费遭其拒绝,但对此陈某并未提供相应依据证实,故陈某关于因出售方原因导致未能签订网签合同的主张因缺乏充分、合理的依据证实而难以被本院采纳。反观李某某、潘某的主张,其二人认为系因陈某已另行购置房产而不愿再购买涉案房屋故导致双方未能完成涉案房屋的网签合同。对此,本院认为,首先,根据查明的事实,陈某确已在2012年9月27日即双方约定的网签合同最后期限2012年9月30日之前即与案外人就与涉案房屋相邻的25号房屋签署了买卖合同,且成交价格低于涉案房屋成交价格200,000元。其次,对于2012年9月30日双方未能完成网签合同的原因及过程,陈某在原审中存在多次、多处表述不一的情形,此显然有违诚信原则。第三,由于陈某对其购买25号房屋的原因在原审时表述前后不一且存在重大差异,故原审法院结合常理,对陈某关于其欲同时购买两套房屋、其购买25号房屋并不影响涉案房屋网签合同签署的主张未予采纳,符合日常认知,本院对此予以认同。由此,原审法院综合本案具体情况,采纳李某某、潘某的主张,认定涉案房屋网签合同未能签署的原因在陈某,并据此判决驳回陈某要求返还定金的诉请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另就陈某关于潘某并无收取系争定金之授权的上诉意见,因原审法院在其判决理由部分对此已阐述了相应意见且并无不当,故本院对此不再赘述。综上所述,对陈某的上诉请求,因缺乏充分的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300元,由上诉人陈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Powered by 昆山裕盛隆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